新聞資訊

從“處理”走向“治理” 一帶一路開啟高溫布袋除塵器新時代

             近年來,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人口密集度增加,城鄉居民食物結構的改變,我國城鄉產生的生活垃圾越來越多,由此產生的社會矛盾也越來越突出。垃圾圍城、滲液流淌、異味熏天、私自填埋、焚燒汙染、鄰避頻繁……這些問題不解決會影響人民生活、工農業生產和社會穩定,不能回避,隻能麵對。
            按照“十三五”規劃建議的要求,“十三五”時期勢必將成為我國垃圾處理向垃圾治理轉變的轉折期。垃圾處理“十三五”規劃應根據“十三五”規劃建議的要求對指導原則進行調整,建議改為“統籌規劃、協調推進,創新動力、多元治理,節約集約、共生循環,平穩運行、綠色環保”,最終形成垃圾多元、綜合、全程和依法治理的可持續發展局麵,實現垃圾治理無害化、資源化、減量化和社會化。
但談到垃圾焚燒項目,焚燒中產生的二噁英問題一直導致公眾“談燒色變”。 二噁英是很強的致癌物質,由碳氫化合物燃燒時有氯元素存在的情況下產生。由於垃圾中有大量的聚氯乙烯塑料,因此垃圾焚燒的二噁英問題一直是技術攻關的重點。
為了保護公眾安全,被稱為“史上最嚴”新國標的《生活垃圾焚燒汙染控製標準》已於去年7月1日起分階段實施,其中二噁英的排放標準為0.1 ng TEQ/m3,僅為原有標準的十分之一。
            如何確保二噁英減排達標,高溫布袋除塵器項目的工作人員對記者介紹,重點是抓好3個T加一個E。第一個T是溫度,第二個T是時間。美國EPA相關研究結果顯示,二噁英等物質在850℃以上高溫下停留超2秒,即可分解99.99%。而在合肥項目中,已經經過發酵、瀝水處理的垃圾被一把能抓起8噸重量的大鬥送入列火熊熊的焚燒爐。這樣的焚燒爐長近30米,焚燒爐出口溫度不得低於850℃,最高可達1050℃,已經達到了二噁英的分解條件。第三個T是湍流度,發電廠安排從爐頂部吹入二次燃燒用空氣,使燃燒氣體形成湍流,達到氣體充分混合,實現完全燃燒。而E是指過量空氣量,就是指保持焚燒爐內的氧氣充足。不過,垃圾焚燒煙氣中的汙染物,有一些可以在線直接監測,有一些不能在線直接監測。二噁英就屬於不能直接完成在線監測的汙染物。工作人員對記者說,項目通過實時監測三個T加E這四個指標的參數,保證二噁英的持續處於分解條件內,從而保證二噁英基本分解完畢。這些參數也會實時傳輸到環保監管部門,高溫布袋除塵器供他們進行實時監測。
       當垃圾充分燃燒後,還會產生爐渣和高溫煙氣。這些煙氣經過淨化設施的脫氮、脫酸、除重金屬和二噁英處理後,進入布袋除塵器進行除塵,確保盡量除淨剩餘的二噁英。而被布袋除塵器分離出的飛灰需與水泥和螯合劑固化穩定成型後,才能送往就近灰渣填埋場分區填埋。據了解,脫酸淨化後的煙氣達到歐盟2000標準後,才能進入引風機進煙囪排入大氣。
         根據國家2012年出台的《“十二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全國城鎮新增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能力58萬噸/日;到2015年,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設施能力達到無害化處理總能力的35%以上,其中東部地區達到48%以上。
         相關機構曾測算,如果要在今年完成“十二五”目標,將新增垃圾焚燒日處理能力22.3萬噸,若按單場日處理規模1000噸計算,也需要新增設施數量223座。但從垃圾焚燒項目發展的現實來看,整體推進的速度仍然較為緩慢。雖然一些市場資本已經注意到垃圾焚燒的龐大的市場規模,但要在項目收益性、公益性以及嚴格環保標準上做出平衡仍是垃圾焚燒行業發展的製約因素之一。 但其也有無法回避的缺點,那就是焚燒產生高毒性飛灰不易穩定無害處理,有的裝置氣體排放不達標,從而造成處理費用偏高,政府補貼加大,給財政增加了負擔,個別地方政府過於看重獲得較低的垃圾焚燒處理支付價格。據統計,特許經營項目的垃圾焚燒處理費每噸平均在60~80元,而政府自建項目的垃圾焚燒處理費卻平均在120~150元,幾個中心大城市甚至更高,低價一定存在低質的風險;在某些BOT項目中,存在由於低價壓力或者競爭不充分選擇的不良投資商帶來運行不暢或者環保排放不達標的情況。
盡管如此,在目已經運行和立項的超大型城市,清潔化焚燒(藍色焚燒)最短時間內最大化減量仍然是一條成熟的工藝路線,具有較好的性價比,筆者認為建成的要不斷完善,高溫布袋除塵器待建的要優中選優,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清潔化資源化藍色焚燒之路。

上一篇:影響鍋爐布袋除塵器壽命的原因

下一篇:鍋爐布袋除塵器高溫煙氣的冷卻方法

產品推薦

熱門文章